當前位置:主頁 > 留學指南 > 海外風情 >
海外風情
 
 

留英日記 住在我對面的英國男生

作者: 文章來源: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18-01-14 11:22
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寫中文了。

  在大學裡學習了一段時間,馬上就是第一個學期的結束。成天忙着準備這學期的論文,到圖書館去找書,在網絡上查資料,和老師談論文的提綱和案例,滿腦子塞得滿滿的全是英文。

  和住在旁邊的英國的同學見面,聊天,也已經習慣成自然地用英語對話。和香港的同學也用英語聊天,因為他們的普通話說得很差,聽也聽不懂。隻有在碰到中國同學的時候才會想起來說中文。

  每天看BBC的娛樂節目,聽BBC的流行音樂廣播,在網上查英文的新聞資料,使用的電子郵件也早已經換成了Hotmail,和加拿大的朋友用MSN和Net meeting在網上電話聊天,或者進入倫敦本地的網絡聊天室和來搭讪的男人閑聊瞎扯,然後告訴他們我來自中國。他們會說,cool,然後會結結巴巴地搜索出他們腦子裡可憐的一點關于遙遠的中國的記憶。

  就是這樣的日子,我希望我可以在最短的時間裡最大程度地接近英國的語言習慣和生活。

  住在我對面房間的是一個英國男孩子,名字翻譯過來叫岩,在醫學院學醫。有一次在廚房碰到他的時候我問他,你為什麼要學醫呢?他說,這已經是他的第二個學位了。他已經工作了幾年,然後回來讀第二個本科學位。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因為當初他選擇大學專業的時候不知道自己想幹什麼,所以選了一個後來他發現自己并不喜歡的專業,但是在工作以後,他發現自己想當醫生,他想成為一個醫生,于是他就重新進入學校來讀書,畢業以後去做醫生。

  我和他一直素無往來,和這個單元裡住着的其他同學一樣,通常隻是在廚房做飯的時候打打照面,聊聊天。有一段時間我每個周末都去倫敦,星期五去,第二個星期一回到學校。他們周末見不到我,可能以為我在房間裡不吃不喝,也不知道我到哪兒去了。我自己并沒覺得什麼異樣。但是有一天,我星期一從倫敦回來,半夜兩三點睡得正熟的時候,隔壁的廚房突然間一陣警鈴大作。我實在是太困了,開始就裝做沒聽見,蒙着頭又睡了過去,但是那警鈴居然持續大叫着,顯然是發生了不知道什麼大不得了的事情,把整個一個單元的人都吵醒了。

  我堅持了一會兒,實在是無法忍受了,隻好硬撐着閉着眼睛爬起來,出去看到底出了什麼事。

  叫我大惑不解的是,什麼也沒有發生。在我推開廚房的門睡眼惺忪地往裡面看的時候,隻見岩一個人呆在那裡,放着警鈴在那裡喝水。

  天啊,怎麼了?這是怎麼了?我迷迷糊糊地半睜着眼睛問。

  沒什麼。岩輕松地按下了警報器,它立刻不響了。

  正在我莫名其妙的時候,住在我旁邊的另一個倒黴的英國男生也揉着眼睛裹着睡衣走了過來。

   天啊!我大叫起來,岩你在幹嗎?你把整棟樓的人都吵醒了你知道嗎?現在是半夜幾點!

  啊,你呀,他突然說。然後他突然放下水杯沖我跑了過來,抓住我的手把我一直拖到廚房外面。朱麗葉,他叫着我的英文名字大聲說,你是住在這裡嗎?原來你是住在這兒啊!

  我哈哈大笑,知道他是在跟我開玩笑。
  


  你說什麼呀!我掙紮着說。想從他的手中掙脫。

  然而他顯然是玩笑開過了頭,他把我推到走廊的牆上,試圖抱住我,那一個瞬間我想他是瘋了。

  幸好那個英國男生的出現制止了他,岩把我放開。

  你瘋了。我大笑着說。

  他放開我,什麼也沒說地回到了廚房。

  我和那個英國男生站在廚房門口愕然地望着他,不知道他在搞什麼鬼。

  你為什麼要拉警報?我說,你把我們全都吵醒了,我們要去投訴你。

  我旁邊的英國男生點着頭說,對啊對啊。我想他也是睡迷糊了。

  然後我們哈哈大笑。
警報事件過去以後,我們像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地繼續來往。我一直以為那天晚上隻是他一時興起開的一個惡作劇式的玩笑。